全国首座!中国近现代新闻出版博物馆选址确定


更新时间:2019-08-20

  东方网记者包永婷8月20日报道:在2019上海书展第三次新闻发布会上,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徐炯宣布,中国近现代新闻出版博物馆落地杨浦,预计将于2021年建成。建成后的中国近现代新闻出版博物馆将成为杨浦滨江段的文化地标和亮点,成为全国出版展示、文献研究、公众教育的重要基地。

  据悉,中国近现代新闻出版博物馆选址定海街道138街坊西块C1-2地块,位于周家嘴路、隆昌路路口,交通便利,毗邻上海出版印刷高等专科学校、上海理工大学、上海电力学院、复旦软件园、城市概念园、互联宝地电竞主题产业园和阿里体育总部等,周边文化、体育、教育和商业等业态集聚效应显著。

  建成后的新闻出版博物馆将以国家一级博物馆为目标,以新颖的立意、厚重的实物、多元的手段,展示新闻出版的历史文化和事业成果,建成集“征集保护、陈列展示、学术研究、公共教育、文化交流、产业创新”等于一体的新闻出版专业博物馆,打造新闻出版业文献档案中心、文物修复中心、创新发布中心和文创展示中心,填补国内没有新闻出版专业博物馆的空白。同时,博物馆还将积极探索产学研协同创新,集中展示新闻出版业等数字传媒最新应用成果,联动区域资源建设国家级传媒基地,影响和吸引年轻人群,成为有热度、可活化的创新创业产业集聚区。

  上海是中国近现代新闻和出版业的发源地。据统计,1912-1949年间,全国80%以上共300余家出版机构集中在上海;列入中国近现代学术名著的千余种图书,近95%为上海出版。经过百余年的发展,上海构建了中国学术文化出版的制高点,确立了“中国出版重镇”的历史地位。百年以来,张元济、陆费逵、史量才、胡愈之、邹韬奋、叶圣陶、赵家璧等上海新闻出版群星闪耀,大家辈出,风潮鼓荡,厚积薄发,积累了大量珍贵史料,拥有得天独厚的历史资源。

  上海是红色出版的重要基地。1920年8月,第一个《宣言》中文全译本在上海印刷出版。1921年9月1日,中国成立不久便在上海组建了自己的第一个出版机构——人民出版社。此后红姐开奖结果现场直播。在党的领导下,左联团结进步作家,创办《萌芽月刊》《前哨》《北斗》《文学月报》等多种进步刊物,创作出不少具有重大社会意义的作品。1938年,我国第一部全译本《资本论》由读书生活出版社出版。《生活》周刊、《新生》周刊等进步书刊虽几经查禁,生活、读书、新知三家书店仍然辗转出版了大批革命书籍,发出了救亡图存的时代强音。

  上海出版是海派文化的关键一环。正是上海出版强大的文化生产能力、组织能力、表达能力、融汇能力和辐射能力,海派文化才得以发荣滋长,枝繁叶茂,成为江南文化新的样式,并为中国文化的现代转型提供了想象和可能。“海纳百川,追求卓越”的上海城市精神,同时也是上海出版业发展的真实写照。

  上海应有一座与其光辉出版历史和地位相称的新闻出版博物馆,不仅是全国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多年呼吁,也是全国新闻出版人的夙愿。

  早在2001年,政协委员就已提出在上海建设出版博物馆的提案。2003年11月,上海市新闻出版局成立出版博物馆筹建领导小组,启动筹建工作。2016年底,上海发布《上海市“十三五”时期文化改革发展规划》,新闻出版博物馆被列入重大建设项目。2018年上海“两会”上,市政协委员、上海译文出版社总编辑、《英汉大词典》编纂处主任史领空再度呼吁,应当尽快为新闻出版博物馆“落户安家”。“上海的出版人都有一个心愿,就是建起新闻出版博物馆。”史领空说:“上海有很好的出版传统,也有很多好的新闻出版资源。全国要建新闻出版博物馆,可能上海是最好的地方。”

  中国近现代新闻出版博物馆启动筹建以来,藏品征集、学术研究等工作有序展开。博物馆筹备之初征集到的第一件藏品就是由商务印书馆上海印刷股份有限公司捐赠的巴金为商务百年庆题字手迹(1998年),上书:“我是‘五四’的产儿,我通过商务印书馆的‘小说月报’走上文坛。”

  2008年,为新闻出版博物馆建立的藏品库和藏品管理信息系统也应运而生。现有入库藏品数万件,包括民国时期的报刊、图书,还有木活字、石印机、铜字模等出版工具。中国著名出版家范用的藏品可谓一大亮点。这些藏品包括巴金、钱钟书、黄裳、黄苗子、黄永玉、艾青、柯灵等名人签名本图书2200册,钱钟书、茅盾、华君武、李公朴、黄洛峰、李一氓、巴金、聂绀弩、楼适夷、黄永玉、叶圣陶等名人大家与范用的书信手稿2134件,以及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出版的1531册珍贵期刊。

  中国近现代新闻出版博物馆在筹建中形成了专业团队,建立了藏品信息管理系统,出版了馆刊《新闻出版博物馆》(已出版33期)和专集、研究、史料三个系列文库,参与主办了六次出版史的国际学术讨论会,开展学术研究项目,比如与上海档案馆合作的“上海书业公所档案整理研究”,与纪实频道、社科院历史所等合作的“中国科学社档案整理与研究”。拍摄了230多位老新闻人、老出版人的影像视频和口述历史,数字化成果近14万页。随着藏品征集工作的不断开展,藏品数量还在不断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