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男子婚外情还有了娃 结果孩子不是自己的


更新时间:2019-09-17

  潇湘晨报9月16日讯 在司法鉴定中心,每天形形色色的人流中,有人生的坚持,也有生活的偏差。

  每一个鉴定,都关系到一个人或一个家庭的未来。从事这份工作的人说得最多的是,人要学会包容,要学会呵护自己的家庭。

  2017年11月份的一天,天气微凉。一名皮肤白皙、化浓妆、衣着暴露的女子出现在黄健眼前。她身后是一名体态发福的中年眼镜男,一名中年女子则抱着一个男童倚在门口。

  “我们来做个鉴定,证明这个孩子是他的。”年轻女子20多岁,她回头指了下男子和中年女子手里抱着的孩子。

  黄健了解到,男子50多岁,与眼前这名女子是婚外情,孩子两岁多。中年女子是年轻女子的妈妈,来自江西农村,对于婚外情这事,她并不忌讳。

  “医生,你看孩子的耳朵,和他爸爸一样一样的。”中年女子指着孩子的耳朵向黄健比画北京国际流行音乐周发布会举,“肯定是他亲生的没错。”话语间,中年女子嘴角还留着一丝笑意。

  “她凭什么住别墅,我只能住公寓?”年轻女子拉着男子的手臂撒娇,要求换房子,“孩子是你的,我要和你结婚。”一旁的男子脸憋得通红,说:“好好好,赶紧把衣服穿好,别着凉了。”

  黄健采集了男子和孩子的血样,告知家属一周之后出结果。做完采集,年轻女子挽着男子离开鉴定中心。

  一周后,来取结果的是男子。看到结果那一刻,男子脸都是绿的。根据亲子鉴定规范,累积亲权指数小于1/10000,排除两者的亲子关系。这意味着,男孩并非男子的儿子。

  “我真的鬼迷心窍,做出这种蠢事。”男子向黄健倾诉,他和妻子也算是文化人。为了和年轻女子在一起,他瞒着妻子给她买了车。谁知道,年轻女子为了和他结婚,隔三差五找元配麻烦,两人婚外情暴露。“我得负荆请罪,向我老婆道歉。”

  黄健说,每年她接触的类似案例并不少见,男子能醒悟过来也算是一件好事,回归家庭才是正道,“生活几十年,结发妻子才是真正爱你的人”。

  80多岁的老人,安静地坐在司法鉴定中心门口。鉴定前,她提出要上厕所,一旁70多岁的“妹妹”提醒:“姐,你慢点起身。”

  这两人是不是亲姐妹,是她们出现在这个地方的原因。终其一生,这位80多岁的老人一直想着认祖归宗。她的母亲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与人自由恋爱,但男方家人反对,不得不分手。

  老人一直想认回亲生父亲,但对方总将大门紧闭——即使离世前,他也坚称自己从未有过私生女。

  “姐姐这一辈子过得很苦,原先虽然都喊‘姐姐’,但心里还是有怀疑。这下结果出来了,姐姐能够认祖归宗真是天大的好事。”

  司法鉴定中心,在这里,人的本性展露无遗。在法医黄健所在的湖南省芙蓉司法鉴定中心,每天形形色色的人来来往往,很多人在这里认清了自己,也学会了珍惜。

  “父亲去世了,姊妹能不能做亲子鉴定?”2017年夏天,黄健接到了一则咨询。

  这则求助与一位80多岁的老人有关。她说自己的父亲已经去世,想通过DNA检测得到自家姊妹的认可。

  她双手布满老茧,满脸沧桑,安静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一同前来的,还有另外两名女子,两人在一边有说有笑。

  原来,老人的母亲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与一名男子自由恋爱并怀孕,但男子家人反对,不得不分手。怀孕后的母亲背负着不贞洁的名声嫁人,备受歧视。而老人则从三四岁时起,辗转多户人家生活。

  “找过很多次,父亲都不肯认。”更让老人绝望的是,父亲去世前,还特意交代子女说自己从未有过私生女。

  老人的坚持,打动了弟媳,也正是弟媳打电话到司法鉴定中心咨询。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弟媳召集在乡下的姊妹一同来做鉴定。

  黄健说,老人的父亲已经去世,通过老人两个妹妹的DNA比对,可以找到父亲的一条X染色体,如果老人也有一条相同的X染色体,那么可支持她们来源于同一父亲。

  “姐姐,你慢点起身。”在做鉴定前,老人提出要去厕所,一旁的妹妹赶紧提醒。在老人离开后,妹妹悄悄说了一句:“我父亲去世前就嘱咐了,说她和我们没关系。”

  黄健为老人和两名妹妹进行了抽血取样,一周之后的结果,让老人释然。老人与两个妹妹有相同的一条X染色体,支持老人和已故父亲存在亲子关系。

  出结果的那一天,是老人的弟媳来取结果的。弟媳穿着得体,举止也很文雅。看到这个结果,她说姐姐这一辈子过得很辛苦,原先虽然都喊“姐姐”,但是心里还是怀疑,这下家人应该都认可了,“姐姐能够认祖归宗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常规的鉴定大家都能做,但这种有难度的鉴定更有成就感。”在黄健看来,不管是同胞、半同胞、祖孙,还是各种刑侦案件,对每一个样本负责,对每一个鉴定结果负责是最基本的原则。

  在法医物证科工作15年来,黄健和团队每年接触六七百例个案,面对数千份样本,他们坚持做到零差错,“如果鉴定结果否认亲子关系,我们会按规定复检复核,确保数据准确性、权威性”。

  “人都有缺点,你要学会包容,鉴定完你就好好过日子。”在司法鉴定中心门外,一名50多岁的女子正数落着自己的儿子。和他们一同来的,还有男子的哥哥和嫂子,他们正照看四处跑的侄子。

  30多岁的小李家住长沙,和妻子结婚后育有一子,孩子3岁多。妻子是全职太太,平时母亲闲暇时间也会帮忙带娃。

  “她太强势了,这不行那不行,什么事都要听她的。”小李向黄健抱怨。在小李看来,妻子很霸道,让他在亲朋好友前很没面子。更让他不能接受的是,他在外面听到很多风言风语,让他对妻子越来越不信任。

  “我想离婚,离婚前我要确认孩子是不是我的。”小李说,起初他并没有想到做亲子鉴定,只是听别人说多了,他越来越不相信妻子。为此,他说服了母亲,偷偷带着孩子来做亲子鉴定。

  对于小李的做法,一旁的母亲周女士很无奈。看到儿子和儿媳吵架,她气不打一处来。不过,她更多的是站在儿媳这边。

  “人都有小缺点中国长城国际摄影周 8月8日亮相八达岭,两口子过日子就是要包容。”周女士和儿子说。在她看来,儿媳虽然性格霸道,但整体还是不错的。周女士说,自己穿的衣服、戴的项链镯子,都是儿媳妇送的,逢年过节,儿媳妇还会主动买东西。当然,对于这些流言蜚语,周女士心里确实也有疙瘩,她也想确定一下:“鉴定出来不是你就离婚,没问题你就好好过日子。”

  一家几口商量好后,确定要做亲子鉴定。按照规定,黄健为小李和孩子抽血采样,再进行检测比对,并告知家属一周左右来拿结果。黄健坦言,每天来鉴定中心的人群中,她很少碰到这么明事理的婆婆——大都是婆婆对媳妇怨声载道,成了年轻人婚姻的绊脚石。

  一周后,小李的哥哥来到司法鉴定中心拿结果。根据亲子鉴定规范,支持小李和儿子存在亲子关系。

  1976年出生的黄健老家江西,如今已是湖南省芙蓉司法鉴定中心副主任,从事法医物证鉴定、科研15年,也是省内权威的法医之一。

  黄健说,自己最开始从事了7年的护理工作。受到国内第一个法医女博士的影响,她立志成为一名法医。

  说起这个外人听起来神秘的职业,黄健也很有成就感,特别是为一些刑侦案件提供证据的时候。因为根据规定,超过羁押时间就要放人,她曾在4个小时出具司法鉴定结果,“那种头脑风暴,轮轴转的感觉很好,也很有成就感”。

  “每一个数据关系到别人家庭的幸福,绝对不允许出错。”从事法医鉴定15年来,黄健和她的团队经手了上万份样本,保持零差错。对于每一份样本,都要认真谨慎,对于否定亲子关系的结果,都要严格按规定复核,确保结果的权威准确。

  黄健说,经历了这么多个案,并没影响自己的价值观。在她看来,那是别人的生活。对于鉴定结果支持亲子关系的这些人,她总会劝几句,在一起生活要包容,要学会呵护自己的家庭。